五、自卫权:个别的以暴力反抗暴政的权利
2014-04-12 12:20:38
  • 0
  • 0
  • 7

五、自卫权:个别的以暴力反抗暴政的权利

在《政府论》中,洛克这样写道:“一个手持利刃在公路上企图抢劫我的钱包的人,当时说不定我的口袋里的钱还不到十二个便士,可我可以合法地把他杀死,……其理由是很明显的,因为前者运用强力威胁我的生命,我不能有时间诉诸法律来加以保障。法律不能起死回生。可一旦生命结束,就来不及再诉诸法律了”

 

洛克在这里显然不是在谈论刑法上的正当防卫的权利,而是在谈一个人受到暴政不公正的侵害时应当怎么做。应当说,在谈到个人以暴力反抗暴政的权利时,洛克是相当谨慎的。他说:“当受害者可以得到救济,通过诉诸法律而使他的损害得到赔偿的时候,就没有诉诸强力的理由,强力只应该在一个人受到阻碍无法诉诸法律时才被运用。只有那种诉诸法律成为不可能的强力,才可以被认为是含有敌意的强力。也只是这种强力才使一个运用它的人进入战争状态,才使对他的反抗成为合法”

 

情况是否危及生命,尤其是否有获得救济的途径在《政府论》中一再提起,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

 

依据上面的论述,我们不妨说:除非达到刑法上正当防卫的标准,遭受公权力不当侵害的受害人是不能进行暴力抵抗的。

 

除了上面洛克的论述,我们还要看到:个人遭遇暴政的侵害与遭受抢劫之类的犯罪行为的危害是很不相同的。比如暴力强拆,出现在受害人面前的强拆人员仅仅是听从了上级的指令从事强拆,自己并没有从强拆中获得非法收益,真正从强拆中获利并下令强拆的人往往是躲在幕后的政府官员和开发商。因此,如果受害人通过暴力手段抵抗具体的强拆人员,对象通常就是错误的。你伤害的是一个无辜的人。按照洛克的思路,假使我们不能在随后通过司法等途径获得救济,导致受害人权利损害的最根本的原因乃是整个政府和体制。如果我们暴力抵抗杀死或打伤了具体的拆迁人员,不仅暴力抵抗的对象错误,而更有可能的是,被我们伤害的人在其他场合也是这个暴政的受害人。结果就是:一个可怜的暴政的受害者将另一个受害者打死打伤了。受压迫者之间的仇怨增加了,而真正的压迫者却在那里得意地分配违法得来的钱财。这是历来压迫者统治人民的诀窍,我们应当对此有清醒的认识。

 

更实际的考量是:如果人们面对的是暴政,个别人的暴力抵抗是徒劳的,因为你面对的是整个统治集团,是整个国家的暴力机器。个别的暴力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将自己陷入违反刑事法律的困境中去,白白地牺牲了生命和自由,如袭杀警察的杨佳和烧烤小贩夏俊峰。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